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副标题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8: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0-111-204
投稿邮箱:nmg@nmyywh.com

在一片落叶上打坐(十首) | 李巨

 二维码 259
发表时间:2020-09-16 08:32来源:清河创客

走在木纹石栈道上


分明,我们不是走栈道

我们在穿越时空

穿越一片古老的原始森林

它从黄河的太极湾

一直蔓延至山顶


穿透木纹,蹲下来

把耳朵支楞在这一页页光盘上

我们就听到了远古的虎阚和鸟鸣


从那些打结的疤纹上

我们看到,历史

扭曲,延伸

走得并不平静

有时走得细水长流

有时走得汹涌奔腾

捡一小块木纹石在手。掂掂

就掂出历史的深远和沉重


站在木纹石栈道上

我们听到了黄河浪动魄惊心

仿佛峡谷风掠过这片森林

留下的震耳欲聋的涛声


走在木纹石栈道上

我们读化石,化石读我们

我们就成了一块化石人



在一片落叶上打坐


一枚飘落的叶,是

一座清冷的庙宇


在我断脐的那一刻

啼哭,是一声清亮的唱经


我还是肉身。修炼

成了一生的内容

注定,我要住进这片落叶里

珈跌坐,闭目,双手合十

直至成为一颗舍利子



不一样的秋天


啥也别说了,谷子和青草

能走到这步就都是秋天


像父亲,一粒种子

圆满为沉重的穗头

他有满堂儿孙的骄傲

因此,我把满头白发的父亲比作秋天

他的满头白发是岁月的盐巴

是我们成长中不可缺少的调料

他的头发越白,日子就越有味道

他把穗头一抖,满地都是儿孙


隔壁的二狗大爷没儿没女

就像没有穗头的芦谷草

东风吹向西摆

西风吹向东摆

他也是打理岁月的人

但一辈子却空空荡荡


必竟,雁叫不是儿孙绕膝的欢笑

因而,属草的人

有一次雁叫

就有一次剜心的寥落

就像没有收成的秋天

总是不能原谅自己一样


秋天,正似一锹一锹的黄土

埋葬着打理它的人



九月


寒露如刀

秋憔悴了许多

仿佛,风一摇

就是一片无尽的伤心


最后的握手

让柳叶儿肝肠寸断

蝉儿们已没有了歌唱的理由


大雁正在打点行装

白云擦拭过的蓝天

给它们准备好了征途


红极一时的

正是趋炎附势的

它们背叛了蜜蜂和蝴蝶

在秋风面前草草收场


突然,我发现

山菊在满山遍野

燃起簇簇火焰

耳边是劈劈啪啪的爆响



在一片落叶上打坐


一片叶

一扁舟

一僧一钵盂

我打坐


不上回头岸

只念苦渡



秋雨


落地有声

断线的珠子

把谁的心敲疼

当夜醒来

一个季节已是满脸泪花


雨檐上的水滴

都是不怕死的勇士,前赴后继

生命之花开在台阶上


雨雾,朦胧了眼睛

那些微红的杏叶

像诀别的手掌,捂不住悲伤


使劲搓洗,日子

就成了褪色的外衣

一片黄叶凋零

诉说着轮回的无奈


秋雨,医治好了夏日的轻狂

残忍,是它脊背上的一口黑锅



山中那汪清泉


大山深处。一汪清泉

顺崖而跌。白练

拉成一根亮晶晶的弦


故乡是琴手

弹拨日月星辰

弹拨旱涝丰欠


音符掉落

积谱成潭

光亮亮一面镜子

照白云照蓝天

照山里人饱经风霜的脸


你若累了

就走进大山

怀抱那立壁如劈的崖

如怀抱琵琶

尽情地弹喜乐,弹忧怨



菊花盛开的季节


大红大紫正在后台卸装

菊的出场才是压轴戏

我说的是故乡的野菊


原来,那些轰轰烈烈的表演

都是弱不禁风的

有一两句风言风语

就心寒了,情绪低糜


风戳雨欺

是一道门槛

野菊,倔强泼辣

从不把它看在眼里


既然开了

心中就要有底气

陪伴这个季节走到底

因为一出戏不能没有结局

哪怕角色是演悲剧


一个季节得到了启示

已经迈开步,再难

也要走下去



秋雨


不要指点那些阴云

那是秋天的伤心之处

戳一戳,就会有奔涌的泪

如梭一般织成连阴雨


或许,那寒露

就是它一滴未干的眼泪

谁粘惹谁就会受伤

看看花儿那张失神的脸

看看枫叶那双滴血的手


雨夜的蚰蛐不打伞

有一下没一下的扯大锯

冷得胆寒


玻璃窗心软
秋天哭它也哭
哭得风生水起
直至模糊了双眼



作者简介:李巨,

内蒙古清水河人,退休教师,清水河县作家协会理事,爱好文学,尤喜欢诗,创作了大量诗文作品,2019年获清水河县文化艺术成果长城奖大奖。

网站名片.png

未标题-5(2).jpg

自宣.jpg




文章分类: 草原诗人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