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副标题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8: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0-111-204
投稿邮箱:nmg@nmyywh.com

他坚守新闻阵地半个世纪

 二维码 232
发表时间:2018-12-10 19:35

·郅 振 璞·

西子湖畔,春雨绵绵。与多年未见的老报人、老领导郑梦熊相见,想不到气氛还是那样令人轻松愉快、真诚难忘!今年已86岁的郑梦熊,一如既往的亲切、健谈,更令我眼前浮现出29年前,那位身板硬朗、敬业干练的新任人民日报社副社长。

2004年,他从人民日报退休后回到故地杭州。在担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期间,成了新闻界的代表人物,因而受到中央电视台、《新闻战线》、《中国记者》、《中华英才》、《中国政协》、《报刊月报》记者屡屡访谈。这次他以“党报领导同志和名人很多,贡献比他大”为由竟想推托我的访问,我远道而来当然不会放过他,而且通过聊天谈心方式,深入浅出,竟然挖掘出一尊新闻界蕴金含玉的富矿来。果然,眼前的郑老,两鬓飞雪江山翁,传奇人生党报人!

(图)原全国记协常务副主席郑梦熊

(图)原人民日报高级记者郅振璞在黑河上游

罕知绰号“老农民” 勤学苦练三十春

1933年8月9日,郑梦熊出生在浙江省江山县城城关镇一个教师家庭。

浙西自古乃人文荟萃之地。郑氏,这是一个书香门第。其父系语文教师,为饱学之士,举凡诗词歌赋,古文经典,无不精通。他希望儿子追效先贤成为栋梁之才,遂以“周文王梦飞熊而得贤臣姜子牙”典故,为子取名“梦熊”。他一直读书读到县立中学。解放后,全校500

多名学生,他第一个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不久,他又当选了江中第一任团支部书记和学生会主席、县人民代表、衢州专区学生联合会副主任。1950年,他参加江山县土改宣传队,到农村巡回宣传土地改革。1951年春天,江山县团委选送他到衢州团地委宣传部工作。

谁知,到衢州团地委报到后,被地委抽调去参加农村工作组下乡。不久,他便来到开化县龙山底乡山甸村驻村蹲点。那年他才18岁啊。一个人住村中破旧祠堂,它既无农村工作经验,又放不下架子走到农民中去。那时,他非常苦闷,特想回家考大学。人生第一个十字路口上,一位“老工作组长”耐心地用毛主席关于知识分子必须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理,为他指明了方向。从此,郑梦熊虚心拜一位杨姓农民为师,天天跟他到田间地头学干农活。他很快学会插秧、耘田、割稻等农活。黑夜来临或天阴下雨,他就挨家挨户串门子,帮农家灶头烧火、抱小孩、磨豆腐、闲聊天,向农民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和山甸村老乡亲如一家后,试点工作顺利开展。1955年2月又调到建德团地委。当第二次地委抽调他到建德县杨村桥乡蹲点时,他很快当上地委农村基点工作组组长。

有一年乡里发生自然灾害,不少村粮食统购统销时向农民购了“过头粮”,农民缺粮食吃,有的靠米糠和野菜充饥。郑梦熊调查后,连夜写报告,据实上报,请求上级调拨5万公斤返销粮。上级批准他的报告,5万公斤返销粮使乡亲度过吃饭难关,大家纷纷夸奖他是“农民的贴心人”。至今,他还难忘地说:“曾经的驻村蹲点7年,让我养成了深入群众的习惯和作风。”

他当年驻村蹲点,火热的农村生活,激起他的写作欲望。劳累一天回到驻地,借着微弱媒油灯开始“爬格子”。他最初[写的新闻稿,几乎全写农村和农民身边事,并向当地报刊投稿,成了特约通讯员,引起《浙江青年报》领导关注。1958年5月,浙江青年报社通过团省委,把他调到《浙江青年报》,使他走上了新闻工作之路。1961年2月,他又被选调到浙江日报社,从农村组编辑做起,继而担任《浙江日报》农村组副主编。

(图)郑梦熊在浙江日报办公室工作

他热爱新闻工作,勤奋好学、埋头苦干。做通联工作,编群众来稿,回读者来信,样样都干。他有空就跑下乡写农村报道,写出不少“红旗稿”。当年农村条件差,不通车地方他就自带日用品徒步几十里路,村办公室、民兵室、农民家,常是他夜晚落脚和写作之地。

有一年大年三十,他自找苦吃跑到绍兴县乡村,采访严冬兴修水利。村干部劝他劳动休息时采访,他不肯,坚持同大家一起劳动,在他抢用挑泥扁担时,扁担上的铁钩,三晃两晃,突然扎进他的眼睛,顿时鲜血直流,又肿又痛。大家慌忙把他送进卫生院检查室,医生说:“好险!再扎进一点,眼就瞎了。”他包扎好受伤的眼睛坐公交车回到家,“年夜饭”都冰凉了,妻子埋怨,子女不响。他只得陪笑:没办法,当记者就得吃点苦!

文化大革命期间,郑梦熊也未能幸免。他始终坚持原则而被打击迫害,戴高帽游街,挨打批斗,下放劳动。粉碎“四人帮”后,他重回浙报岗位,不计前嫌,宽容待人,最大限度地团结大家一道办好报纸。他在浙江日报拼搏三十年,勤学苦练新闻工作真本领,从编辑、组长、主任,逐步升任为编委、副总编辑、总编辑,获得高级编辑职称,被杭州大学聘为新闻系兼职教授,还被新闻界推选为浙江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他组织的“边疆万里行采访活动”历时一年,四名记者乘一辆吉普车走遍祖国边疆采访,发回大量生动的报道和图片,被评为1986年中国新闻界十大新闻之一。他创办的《钱江晚报》后来被评为世界500强报纸之一。在浙江日报社,很少有人叫郑梦熊为“郑总”、“老郑”,而是叫他的绰号:“老农民”。这同他长期驻村蹲点、长期深入农村采访、为人忠厚老实有关吧。

职位渐高凭风节 风浪掌舵靠定力

1989年,我国发生了一场政治风波。郑梦熊经受了一次严峻的考验。他认真学习邓小平同志和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坚持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信邪,不听谣,加强对报社共产党员和职工的思想教育,日夜坚守在工作岗位上,遇到问题及时向省委书记请示汇报。就这样,浙报宣传报道舆论导向正确,受到了浙江省委和中宣部领导同志的肯定,也得到了广大读者的赞扬。

1990年2月,中共中央任命郑梦熊为人民日报副社长,兼机关党委书记。八个月后,中央又任命他为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先后分管过评论部、理论部、文艺部、记者部、出版社、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等部门的工作。

他说:“办好党中央机关报,非同一张省报。中央想什么,党报唱什么,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走腔跑调。人民日报是藏龙卧虎之地,我要虚心向许多经验丰富的党报人学习。我觉得办好党报要努力做到四个坚定:保持定力坚定地学习和践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宣传口径坚定地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改进作风坚定地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建设队伍坚定地从严治社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后来,在中直机关的一次会议上,他介绍了人民日报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的做法,中直工委将他的发言稿印发给各单位。

郑梦熊在人民日报办公室工作

郑梦熊倡导和践行的这“四个坚定”,恰是一个报人从地方到中央党报反复琢磨和印证出来的新闻财富。在人民日报工作期间,郑梦熊提出对每年新进报社的人员进行“入社第一课”教育,使他们了解人民日报的性质和任务、自己的重大责任和严格要求。他在讲课中要求编辑记者“牢记党性,深入基层,注重人品,多出精品。”

无论是任副社长、还是副总编辑,身在高位,事务繁忙,这个跑惯农村的老报人,始终不忘记者本色。1995年他到绍兴开会,会后他不去观赏美景,而是一头扎进乡村干部堆里,和驻浙江记者袁亚平一道采访农民。他们采写的《可爱的“傻书记”》,刊登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并配发评论员文章《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继而,他出差山东菏泽,微服采访干部好作风,又发表《菏泽乡镇干部新风》,配以短评《“五不”得民心》。这两篇报道和评论,对促进乡村干部作风转变,发挥了重大作用。

有段时间,他看到有些报纸宣传《书记摆地摊》、《教授买馅饼》、国营企业《砸“三铁”》。他认为这些“新鲜事”值得推敲,绝对不可以跟着社会上一些人乱刮风。他和编辑们选择一些正面观点进行报道,把握好舆论导向。他说:“新鲜事”不等于新事物,宣传报道不能乱刮风!

有一年,编辑沈兴耕在浙江台州地区采访时,发现当地推行农村股份合作制。这是一篇很有价值的新闻。但是,它能不能在各地推广?他感到没有把握,便把稿件送给朱镕基总理审阅。总理看了写了一段批示,最后说:暂不刊登,看看再说。第二年,中央提出农村可以推广股份合作制。他叫沈兴耕第二次到台州采访和补充新材料,这篇台州报道一年后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了。见报后在全国农村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来自基层的郑梦熊,饱尝有的地方乱刮风、赶潮头、搞虚假报道的危害,所以,他在一天值夜班时,对夜班编辑提出了四点要求:“认真办报,一字不苟,精益求精,万无一失。”

跨越新峰未歇肩 新闻界内谋新篇

1996年10月,中共中央任命郑梦熊为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简称中国记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主持全面工作。

(图)郑梦熊在中国记协办公室工作

郑梦熊走上了全新的工作岗位。他在人民日报面对的是一家报社的党务、行政和办报业务工作,而记协是党同新闻界联系的纽带与桥梁,面对的是全国新闻界,包括报纸、电视、广播等数千单位,工作任务十分繁重。他年事已高,但是并不服老,每天坚持一大早,就坐车到天安门旁的记协上班,一直干到晚上才回家休息。一切从头学起,摸着石头过河。他说:“我经常向老前辈吴冷西、穆青同志请教,得益匪浅。记协主席邵华泽常对我说,记协工作要强调政治性、服务性。就这样,在记协工作5年,和大家一道为新闻界做了一些实事、好事”。据记协当年的老同志回忆,有几件事给新闻界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把学习新闻理论当作一件大事来抓。记协第一次成立“新闻学术委员会”,推动新闻界开展学习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活动。1997年,记协召开新闻学术年会,郑梦熊作了《把新闻学术工作提高到新水平》的报告。同时,记协抓住全国各地建立的新闻期刊和新闻研究所“两个阵地”,多次召开研讨会,培养和壮大新闻学术研究队伍,大造学习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舆论……。

他关注大局、服务大局,当中央提出西部大开发,改变贫困落后面貌的决策后,记协第一次提出了“新闻扶贫”的口号,发出了《广泛开展新闻扶贫活动》的号召,受到了全国新闻单位热烈响应,纷纷在报纸、电视、电台上设立“扶贫栏目”、组织记者到贫困地区采访、发动群众为贫困地区捐款捐物、办实事好事等活动。他还联系国务院扶贫开发办、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组建了“中国百名记者志愿扶贫团”,分赴宁夏、新疆、四川等地贫困县采访,历时15天,行程12万公里,受到了贫困地区广大干部和群众的欢迎,记者受到了艰苦生活的锻炼,收到了良好成效。

他重视继承和发扬党的新闻工作优良传统作风,记协第一次狠刹“有偿新闻”歪风,在新闻界打了一场持久战。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新闻界刮起了一股“有偿新闻”的歪风,严重损害了记者的形象。在中宣部领导的指示下,中宣部、中国记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广电部四部门联合举行全国新闻界电视电话会议,由郑梦熊代表四部门发言,部署全国新闻界开展反对“有偿新闻”活动。郑梦熊还在报刊上发表《反对有偿新闻要常抓不懈》的文章。此后,多年举行全国新闻界电视电话会议,总结经验,表彰先进,提出下一步工作要求。就这样,这股歪风很快刹住了。

他认为爱护记者要“双管齐下”,既要加强舆论监督,又要维护记者合法权益。为此,中国记协修改《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向社会发布“建立新闻工作者接受社会监督制度”的公告,公布举报电话,发现记者有不良行为可以来电来信举报,记协受理后由专人调查处理。后来,又发现有的单位阻挠记者采访,害怕暴露真相,甚至出现了绑架、殴打、关押等侵害记者合法权益的严重问题。于是,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郑梦熊,向全国政协写了一个《加强舆论监督必须维护记者权益》的提案。中国记协于1998年8月成立“维护新闻工作者合法权益委员会”,半年时间就负责妥善处理145起记者受侵害事件,为记者伸张正义,使记协真正成了记者的“娘家人”、“守护神”,受到了新闻界的好评。

他为确立记者节日期四处奔波,中国记协第一次建议国务院把11月8日定为记者节,从此我国新闻工作者年年有了自己欢庆的节日。1949年,我国政务院有关节日规定中就有记者节,但没有具体日期。九十年代末,国务院公布的节日规定中有记者节,仍没有具体日期。新闻界同仁纷纷来电来信询问:哪天过记者节?郑梦熊也回答不出来,他便开书记处会议讨论,决定征求新闻界老领导和有关人士的意见。大家比较一致的意见是把11月8日(是范长江为首的中国青年记协成立的日子)作为记者节。后来,又广泛征求全国各地新闻界的意见。最后,向中宣部和国务院送上建议11月8日为记者节的书面报告。国务院经过认真讨论批准报告。2000年11月8日,我国广大新闻工作者欢度第一个记者节。如今我们已欢度过17个记者节,人们不会忘记那届中国记协为新闻界办的这件大好事!

今天,当笔者写完这篇访问记,仿佛看到郑梦熊这位老人健朗地静静地生活在群众之中。他不恋京城,回到杭州和江山乡亲之中,跻身公交车、出租车出行,漫步在老百姓之中交谈着、观察着、思考着,学习和笔耕不止,撰写《晚年偶感录》,教育子孙后代,享受天伦之乐。我们祝福郑老这株不老松根深叶茂,永远芳香四溢!(责任编辑:全中)


文章分类: 文艺资讯
分享到: